2019第二十二届广州理财博览会|Guangzhou Finance Expo
朱民:中国金融市场开放需要加速国内市场国际化

导语

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在“2018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”上表示,“开放的核心理念就是打造一个和国际接轨的国际化的中国金融市场”,“需要加速国内市场国际化,由此来建立健康有效和稳健的、市场的金融体系。”


目前,金融机构对外资开放节奏明显加快。随着“一行两会”近期的密集发力,中国金融的大开放格局已日益清晰。


“开放的核心理念就是打造一个和国际接轨的国际化的中国金融市场。”5月19日,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在“2018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”上如此表示,“需要加速国内市场国际化,由此来建立健康有效和稳健的、市场的金融体系。”


朱民称,中国金融市场规模极大,但是我们的国际化水平、监管水平、业务产品服务还跟不上,这和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、世界上第三大金融市场的地位不符合,和中国进入新时代经济的需求转向实体经济的改革不符合,和中国经济增长强劲、中产阶级增加、财富增加、人口老龄化未来对金融服务的需求不符合。


朱民认为,现在要全面推进金融改革、国内市场国际化,这既是未来发展必然的选择,也是未来发展的需要。


1993年的时候中国的资本市场占全球资本市场的比重是零,如今中国占全球资本市场的比重提升至11.3%,是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,此外,债券市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,成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,而在15年以前,中国的债券市场几乎为零,这都是巨大的变化。


朱民称,面对中国茁壮成长的庞大市场,中国的开放程度却远远不够。中国金融国际化程度远远不能满足或者不能符合中国的现状。例如,外资银行占中国银行业的资产,最高的时候2007年占到2.32%,今天只有1.26%。


“15年前我在中国银行工作,那时候我们分析15年以后,外资银行因为WTO的原因可以占中国银行业资产比重的15%,因为外资行有很多的产品,特别是在衍生、对冲等领域,可以达到整个收入的20%~25%,15年过去了,这些银行的比重从当年的2.32%降到了今天的1.26%。”朱民说.


究其原因,朱民认为,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银行业发展的太快,但也是因为中国在开放的同时,在准入、在股权、在产品、在范围、在监管等方面,设置了很多的条款,这还是一个不完全充分竞争的市场。


除此,朱民指出,中国还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和需求,例如,中国的债务很高,中国的债务已经达到了220%左右。与此同时,中国有全球最高的储蓄率,“46%的储蓄率怎么配置来满足我们未来的需求和老龄化的需求,这些都是未来对我们今天这个时间点提出的要求和挑战。”朱民称。


对此,中国金融开放需要新的改革。朱民表示,第一,市场准入方面,把市场打开,所有权设置的地方,商业银行进行新设置、证券公司等开始放宽。


第二个,业务放宽,这是一个全面的业务放宽,鼓励信托、金融租赁、汽车金融、货币经济、消费金融等全面的业务放开,这是以前都没有开放的,而且把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放开,准入所有权放开。


第三是把金融的基础设施、信用清算、评级以及征信等的基础服务业放开,使得市场的透明度和信息度、竞争的公平性大大加强。


朱民称:“只有中国金融市场开放了,才能建立现代的监管体制,不然建的是空中楼阁,需要加速国内市场国际化,由此来建立健康有效和稳健的、市场的金融体系。”


IFE2018第21届广州理财博览会 组委会

电话/ Tel:  18302000146

传真/ Fax:(+86)020-38265730

邮箱/ E-mail:huangjian79897@2foro.com

联系人/Contact:James Huang  黄建

微信/WeChat:haoxinqingte

Skype:huangjianabcdr  

IFE广州理财博览会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2872336347

网址/ Website:http://www.gzjrz.icoc.cc/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http://www.gzzhforo.icoc.cc/